扫一扫!关注二维码
首页 > 案例分析 > 案例分析

王蓝咨询案例:如果家不能够遮风避雨……

作者:  来源:  时间:2015/12/17 16:12:29

案例描述:
    秦女士很高挑,一身黑色的长裙,玫红色的皮包,乌黑的卷发披在肩上,红宝石项链很抢眼,却也是恰到好处的点缀。然而知性优雅的打扮却掩饰不了她内心的担忧和焦虑,她满面愁容地讲述了她的烦恼。原来,她13岁的女儿厌学,已经许久没踏入校门了……
    女儿非常聪慧,从小学习成绩名列前茅。去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全市重点初中的重点班,说到这里,秦女士的脸上闪过一丝自豪和得意之色。停顿了一会儿,秦女士皱起了眉头,缓缓的说“可是升入初中后,她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以前,变成了别人眼中的问题学生,我真的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小学的三好学生,现在却逃学、旷课,与同学冲突不断,上个月甚至和班主任打架,我也是老师,我都很少遇到这样的学生。”秦女士无助地缩在沙发上,哭的很伤心。她已经带女儿去医院做过检查,医生诊断为抑郁-躁狂双向障碍。这让秦女士感到惊讶、害怕,也有些丢人。秦女士大学毕业进入一所小学任教,追求完美的她一直不满于自己平凡的现状,她希望女儿能够超越自己。没想到女儿不但沦落成一名不求上进的问题学生,还得了心理疾病,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崩溃了,一遍遍地问我“老师,您能救救她吗?她还有救吗?”
    此时,秦女士的女儿乐乐在休息室,一个小时前,乐乐和妈妈一起敲开咨询中心大门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满脸不屑、刘海遮住半张脸的女孩子,略胖,但是很清秀,眼睛飞快地瞟了我一眼,就开始四处张望,打量咨询室的陈设。起初她并不愿意参与到咨询中,所以我和秦女士聊了一个小时后再来休息室请她进去咨询室。一进咨询室她就嘴角扬起一丝轻蔑,也不看我,只是自顾自地很大声音地说:“我不相信哪个老师能搞定我!我们心理课上大家分享自己的伤心事,很多同学听的都快哭了,只有我还可以哈哈大笑,心理老师根本拿我没办法!”。当她充满敌意、挑衅、试探地和我聊了十几分钟后,她说“我发现你和别人不一样哎,你好像和我妈、和班主任都不是一伙的?”于是她收起了那种不屑的、破罐子破摔的样子,很认真、很伤心地跟我讲了她的感受:“我不喜欢现在的班主任,尤其是班主任经常向教导主任和我妈数落我的“罪状”,还经常将我交给政治教育处去批评教育,我自小就是受老师偏爱的好学生,从未受过这样屈辱的待遇。没想到妈妈和班主任也是一伙的,每次班主任打电话给妈妈,妈妈都会大动干戈地批评我,还说我现在比她教过的所有学生都差劲,让她丢人。我不想去上学,也不想回家,有一次还离家出走了。爸爸妈妈找回我后竟然自作主张替我转了学,根本没有考虑我的看法和感受,现在这个新学校我真的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。我觉得很孤独,没有人考虑我的感受……”乐乐哭的比妈妈还伤心……

原因分析
    年龄方面的因素:乐乐13岁,刚刚步入青春期,萌发了自我意识,成人感和独立感迅速增长,她渴望被尊重和认可,对他人的批评非常敏感。她希望得到父母的理解,老师的赞扬,同学的接纳。可是在学校和家庭中,她的这些需求都得不到满足,自尊心受挫,不但老师和父母“放弃”了她,连她自己也任由自己做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坏孩子”。
    学习方面的因素:初中比小学的学习任务更重,学习难度更大,相应的学习方法也要有所改变。这对每个小升初的学生都是一个挑战,需要一个适应过程。乐乐所在的班级是重点中学的重点班,同学们都来自各地的尖子生,包括乐乐在内的很多同学都面临着名次不如小学阶段靠前的落差感,加上乐乐中途被转学,她不能很好地适应学校环境,更是雪上加霜。
    家庭方面的因素:对于孩子来说,他们的心灵还过于弱小,无力抵御各种外界压力,家庭是他们躲避外界压力的地方,遮风避雨的港湾。可是,当乐乐在面临被老师批评的委屈、学习成绩下降的挫败、是否能够赶上其他同学的担忧、新环境带来的应对压力的时候,爸爸妈妈却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,变成老师的同盟继续批评乐乐,乐乐感到孤独无助,孤立无援,对父母失望。此外,乐乐妈妈身为一所小学的优秀教师,对女儿抱有很高的期望,对于乐乐的现状非常的失望、不信任、不接纳,这进一步打击了乐乐的自信心和上进心,索性以坏孩子自居,破罐子破摔。

解决方案
    第一阶段:帮妈妈纠正不合理的认知观念,建立健康理性的亲子理念,改善亲子关系。首先帮助妈妈觉察自己对待孩子的模式,认清自己对孩子的高期望其实是自己的需求,觉察自己不知不觉成了老师的同盟,站到了孩子的对立面。其次,妈妈需要了解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,学会理解孩子的情绪、关心孩子的需求,给予孩子尊重和接纳。
    第二阶段:一方面,通过沙盘游戏帮助乐乐释放积压的消极情绪;另一方面,运用认知疗法纠正乐乐的不合理认知,比如认为老师刻意针对自己、为难自己,所有人都故意与自己作对等。最后通过催眠改善乐乐潜意识中的愤怒和自卑情绪,提升自信和对生活的动力,疗愈受伤的内在小孩,建立安全感。
    第三阶段:对亲子关系进行进一步的修复和巩固。母女一起访谈,运用亲子情绪聚焦技术,促使她们觉察不良互动模式和情绪状态,加强母女情感连接,促进互相的理解和接纳。

愈后情况:
    经过两个月的治疗,乐乐和妈妈的关系得到极大的改善,冲突明显减少,双方都能够用更积极健康的方式去互动。乐乐主动要求重返校园,在学校适应良好,社会功能恢复,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高中。母女俩阴郁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